校友风采:探访“雪龙2号”总工艺师

作者: 单位:新闻网 浏览次数:340 发布时间:2019-12-10 投稿单位: 外媒的新闻出处: 图片: 摄影: 新闻栏目: 其他专栏: 图集: 内容:


赵振华校友,2006年毕业于江苏科技大学船海学院船舶与海洋工程专业,同年进入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设计部(现江南研究院)船装所外舾室工作至今,“雪龙2号”极地科学考察破冰船、“中山大学”科学考察船总工艺师。曾获得过公司、集团、造船工程学会多项荣誉,并通过技术积累获得多项科研课题奖项和专利审批,其扎实的业务能力、敢拼能吃苦的工作精神、钻研不畏难的工作态度,赢得了公司上下的一致好评。2017年获得江南造船集团“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2018年获得中国造船工程学会“优秀科创人才”。 

2019年7月11日,备受瞩目的中国首艘自主建造极地科学考察破冰船——“雪龙2号”在上海顺利交付。“雪龙2号”交付后,将正式加入我国极地考察序列,开展船载科考设备调试等工作,计划于下半年和“雪龙”号极地考察破冰船共同执行我国第36次南极考察任务。

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极地科学考察破冰船总工艺师赵振华在当天接受了记者的专访。专访中,他分享了建造全球第一艘双向破冰极地科考破冰船背后的故事。

赵振华说,2019年7月11号是一个令无数人激动不已的日子,但对他而言,心情很复杂。

他想对“雪龙2号”说,“余生很长,祝你乘风波浪。走出万里,荣归江南”。

“出去的时候,光荣地带着使命,回来的时候,顺利地完成任务,回到江南”。“在它的全生命周期中,江南承诺把它保养好,恢复好,以崭新的面貌投入到下一个科考任务中”。

“这条船太难了”

赵振华坦言,“这条船太难了”,“没有任何一条科考船有这么高的技术难度。”

“雪龙2号”是全球第一艘采用船艏、船艉双向破冰技术的极地科考破冰船,具备全回转电力推进功能和冲撞破冰能力,可实现极区原地360°自由转动,并突破极区20米当年冰冰脊。“雪龙2号”具备全球航行能力,能满足无限航区要求,在极区大洋安全航行。它船长122.5米,型宽22.32米,设计吃水7.85米,设计排水量13996吨,航速12—15节,续航力2万海里,自持力60天,能以2—3节的航速在冰厚1.5米+雪厚0.2米的条件下连续破冰航行。

这样的破冰能力是中国极地研究中心的迫切需求。中国极地研究中心船舶与飞机管理处处长徐宁在早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南极夏天冰层厚度一般在1.5米左右,而老“雪龙号”的破冰能力只有1米,破冰困难。“极地研究中心一直盼着能有新船破冰开路,为科考作业、运输物资提供保障”。

为了达到这样的要求,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建造团队投入了整整32个月。

2016年11月起,“雪龙2号”总工艺师赵振华和团队正式投入“雪龙2号”的建造工作。他们分解了“雪龙2号”的关键技术,从极地破冰、大洋科考、总体性能指标上,分出17个关键技术,完成了7891份设计图纸的设绘。团队从只有图纸,到联合各方、整合国外的资源、服务商、技术组成单位、研究院所进行协调突破,形成初步方案,再经过研讨评审产生固化方案,再到现场环节,产生可行方案……

为了满足破冰需求,“雪龙2号”船艏冰刀和船艉2个分水舯都要与冰区结构相连,为保证重要声学设备使用,船底还采用了箱型龙骨设计。“雪龙2号”冰区结构使用的钢材板厚、线性曲率大,加上焊材的特殊性,对焊接工艺要求极高。“雪龙2号”船艏部冰刀区域板厚达到了100毫米,而21000TEU超大型集装箱船最厚的板也仅有85毫米。为了保证焊接质量,船厂派出了全厂技术水平最高的焊工队伍,全船平均每天有100个焊工同时作业。

“走出万里,荣归江南”

“对于我们而言,“雪龙2号”就是一个孩子……我们看着它从一块、一块的钢板变成现在这一艘船。”

2018年9月10日

“雪龙2号”号正式下水。赵振华说,真正的困难在下水之后才开始。“雪龙2”号搭载的设备精密度高、系统集成度高、设备多达400余台套、全船管系达22000余根、电缆敷设480余公里、舾装件84000余件……设备布置如此复杂,系统集成度如此之高,都需要在下水之后开始验证和试验,工作负荷和难度可想而知。

2019年5月23号

“雪龙2号”完成了倾斜实验。“当时,船东和我们一起,一天一夜没有睡觉。”试验的结果令人惊喜。赵振华介绍,首先,空船重量减少了418吨,重心指标满足设计要求,意味着在相同排水量的情况下,可以多载重418吨。这既有助于长航线航行的续航能力,又能使“雪龙2号”在经过“魔鬼西风带”时保持足够的稳性。

2019年5月31日至6月15日

“雪龙2号”在我国东海海域进行了为期15个日夜的海上试航。赵振华说,结果显示,“雪龙2号”的实际航速高于规格书要求,机动性指标高于规则要求,减震降噪指标更为出色,“在高航速航行的情况下,感觉不到振动”。同时,使用电力推进系统的“雪龙2”号,其谐波干扰指标小于3%,优于现行国际最高标准5%。这对于科考试验数据的传输、处理及分析,提供了良好的洁净电网环境。

如今交船,赵振华心情复杂。“我很懵,一直在忙,突然间发现回头一看,它已经好了,它要走了。”赵振华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自从他和团队投入到“雪龙2号”的设计和建造工作后,已经有不计其数的夜晚没有回家,或是通宵地赶工,交船前这一个月,团队每天都是10点到12点下的班。他想对“雪龙2号”说,“余生很长,祝它乘风波浪。走出万里,荣归江南”。

他希望,“雪龙2号”每年都可以回到江南造船厂,江南永远承诺它终身维护、保养,全生命周期的管理。